如何欣赏“丑书”鼻祖杨维桢的书法?

没时间看。

他的作品无论从笔法用墨,使转提按等方面功底深赏眼。宋尚意,也许受此书风影响渐渐形成了拙中显丑的书风。

杨维桢是元代与古为新、自立门派的独特代表,他的字不是“丑”,是放逸险绝,狂怪清劲。杨维桢既有个性鲜明的一面,亦有遵循传统的一面,他远法汉代张芝,索靖于章草,又在晋唐楷书上用功颇深,他巧妙的将章草用笔与行草书紧密结合,将楷书、篆书运用到行草书的创作当中,是“化古为我”,是性情表达奇绝的艺术大师。


杨维桢的作品,“奇”是其一大特点,经常表现为夸张的造型,处理字形的方式是强烈夸张欹侧关系,这与他对章草的深入理解有关,这样的处理方式,虽然有大小对比,但是仍不觉凌乱




“拙”是杨维桢书法的第二大特点,用笔的平铺直抒、浑厚泼辣,尽显苍茫之气。用笔加入章草笔意,加入强烈的顿挫,将篆隶的结体方式与行书的用笔有机结合,显得耐人寻味,趣味横生。




“乱石铺街”的章法是杨维桢书法的第三大特点,用笔提按变化极其丰富,大提大按,用笔迅速,用笔多取疾涩之势,铺锋强行,挥洒自如,大刀阔斧,泼辣雄强。字与字之间在墨色、粗细、轻重、疏密、大小上形成强烈的对比反差,产生出一种跳跃、激荡的感觉,如千军万马奔涌而出,气势雄强。用墨大浓大淡、大枯大润形成对比,浓墨加之方整的字形,使作品更添气势,这应该是受王铎墨法运用的影响。





总之,杨维桢书法并非“丑书‘’是深入学习古人,又化古为我的“美书”。也许在元朝末年哪个社会动荡年代,杨维桢的理想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难以实现,他的个性和书风从积极的入世转变为性情狂放,形成了其独特书风。

关于“如何欣赏‘丑书’鼻祖杨维桢的书法?”这一问题,“丑书”一词不知何时火起来的?当下非常流行这种书风,褒贬不一,与“馆阁体”的书风呈现两个相反的极端。但是我认为“丑书”的概念有两层含义,一层是指表演式的江湖书法,只为博取别人的眼球,没有传统书法作为根基。另一层是指不按规矩的方式来书写,笔法、字法、章法等变化极为丰富,尤其是字法,在常人看来就是歪歪扭扭的“儿童”式书法,也就是所谓的“丑书”,但仔细观赏有很多门道和讲究,天真稚拙,不失古法。那如何来欣赏杨维桢的书法呢?

杨维桢可谓是元代书法界的一朵奇葩,可以称之为“丑书鼻祖”。

杨维桢,字廉夫,号铁崖,别号甚多,晚年自号老铁,元末明初诗人、文学家、书画家。

关于杨维桢的书法造诣,一般人很难看得懂,今人都很难欣赏他的书体,何况是依然讲究书法创作法度严谨的元代。从元代书风的状态上看,基本都是以二王(王羲之、王献之)为主,外加当朝一代宗师赵孟頫举起了“复古”的旗帜,元代上下一片复古思潮。当时二王一路书风已经成为书法家们继承传统书法的唯一模式,甚至对北宋年间“尚意书风”不屑一顾,以至于抨击其取法不古。

杨维桢个性鲜明的书法作品,自立门派,在当时显然是有悖于传统的。


  • 杨维桢书法

那为什么杨维桢的书法却声名远扬呢?部分原因在于他在文学上的造诣,他的诗文被称为“铁崖体”,当时他享誉最高的乐府一体,被称为“铁崖乐府”,一时跟随者如流,当之无愧的成为元末东南诗坛的盟主。杨维桢还一度成为江苏苏州昆山“玉山雅集”的精神领袖,上百名士参与,杨维桢大小雅集就有50余次,集诗文就多达三千多篇。《明史》里这样评价杨维桢:“出入少陵、二李间,有旷世金石声”。

所以,人们对杨维桢书法的称赞,往往很大程度都出自于他在文学上的声望。譬如明代大书家李东阳就对杨维桢有过这样的评价:“铁崖不以书名,而矫杰横发,称其为人”;明代大学士徐有贞也评论其说:“铁崖狂怪不经,而步履自高”;顾复的评价更为贴切:“铁崖性癖耽奇,其书如吕梁之水,飞流垂势,听其所止而休焉!”又说:“但诗文为后世所重,并其书亦重之耳。


  • 杨维桢书法

由此可见,不论书法内还是书法外,大多都不怎么认可杨维桢的书法,都持有“借诗以传”的看法。以至于今天,人们还是对杨维桢存在片面的认识,声称其书法没有古法,杂乱无章。有这些认识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,毕竟每个人的审美不同,何况杨维桢的书风如此奇葩,常人更加难以欣赏!

杨维桢的书法艺术该如何欣赏?

欣赏一幅书法作品,无外乎就是从用笔、结构、章法这三个方面来进行。凡书,最关键的一项就是解决用笔,古往今来,书法对用笔的规范法则是非常讲究的,用笔不对,遑论其他,赵孟頫说:“结字因时相传,用笔千古不易”。


  • 杨维桢书法

从现象上看,杨维桢书法的用笔,是在北宋诸家个性化的笔意中生发出来的,比较接近“宋四家”当中的苏轼和米芾,具有米芾的“痛快淋漓,风墙阵马”,率意又不失笔法。

杨维桢的书法用笔主要受到书法家康里的影响,他书法的可贵之处在于能将盛行的赵孟頫秀美的书法之风别开一面,充满拙趣,实现了自己的另一种审美理想。如杨维桢作品《张氏通波阡表卷》和康里的《李白古风诗卷》在用笔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


  • 杨维桢《张氏通波阡表卷》局部

  • 康里《李白古风诗卷》局部

因年代久远,杨维桢传世作品并不多,朱家所著《历代著录法书目》一书中,具体记录了杨维桢书法作品有41件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如今传世的仅有一半了,除了部分被美国、日本公私家收藏外,大多数被中国各大博物院所藏。杨维桢的传世墨迹仅约十余件,而且都是五十岁以后的书作。从他的楷、行、草等书体来看,可以看出杨维桢的书法功力非常深厚,直追汉魏两晋,将汉隶、章草融合,笔意古拙,又吸取二王书风的意韵,再结合自己独特的个性,最后形成了奇崛峭拔、狷狂不羁的独特书风。这种书风和赵孟頫的平和、妩媚、圆润、秀美的书风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《真镜庵募缘疏卷》是一幅杨维桢的行草书作品,纵观全卷,洋洋洒洒一百四十五个字,笔里字间吞吐腾挪,用笔率意洒脱,枯湿浓淡,对比变化极为丰富,完整的再现了一代文坛强烈的艺术个性。这种由性情而生的书法作品,可以说在整个书法史上,是十分罕见的,明代大书家吴宽曾这样称赞杨维桢:“大将班师,三军奏凯,破斧缺析,倒载而归。


  • 杨维桢《真镜庵募缘疏卷》局部

所以,缺乏一定的审美观念,要理解和欣赏杨维桢的书法作品,是很难的。但是杨维桢的书法并非横空出世,毫无根据,一味追求个性的。以下是杨维桢罕见的楷书作品——《周上卿墓志铭册》,是流传至今杨维桢唯一的楷书作品。主要内容是杨维桢应友人周上卿之请所撰写的墓志铭文。整幅小楷作品用笔稳健劲挺,结体端庄精准。除此之外,《周上卿墓志铭册》语言简洁生动富于性情,充分显示了杨维桢出色的文学才华。

《周上卿墓志铭册》足以展现杨维桢书法功力的精湛,断然让不少书家只能望其项背。这幅作品足以纠正有关杨维桢书法“狂怪不经”、“借诗以传”等否定其书法的言论,更加能真正理解杨维桢“真书多隶意、行草伴真书”的独特艺术语言。


  • 杨维桢《周上卿墓志铭册》局部

从书法创作的发展规律来看,元代后期以杨维桢等为隐逸书风的代表,和“宋四家”“书法尚意”的观念有很大的关系。“宋四家”的出现,击破了以“二王”书风为唯一审美标准固有思维,拓宽了文人的表现领域。杨维桢书风存在的意义,不止是古代的,更是现代的。

综上所述,你还认为杨维桢的书法作品是真的丑吗?这种“丑”是对情感的抒发和情绪的表达,更是一种书法的创新。我们在欣赏任何一个在历史上有影响力的书法家,都不能断然的从其表面给出定义和评价。中国人的艺术更注重的是内在的表现。我们应该从这个层面出发去欣赏他人的作品,而不要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评品。

第一,一笔一画很刻板;

第二,字体较平整稍倒右侧;

第三,丑书也有丑的美法;

第四,比较浑厚质朴;

第五,比较耐看。

在正统技法的基础上,进行随心创作,开创新的风格。像网上一些炒作的假大师是对书法的亵渎。

杨维桢的书法讲究抒情,尤其是草书作品,显示出放浪开骸的个性和抒情意味,

杨维桢(1296—1370),字廉夫,号铁崖、铁笛道人,又号铁心道人、铁冠道人、铁龙道人、梅花道人等,晚年自号老铁、抱遗老人、东维子。绍兴路诸暨州枫桥全堂(今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全堂村)人。元末明初诗人、文学家、书画家。

杨维桢自幼聪颖,其父杨宏对他寄予厚望。泰定四年(1327年)中进士,放天台县尹,因惩治作恶县吏,遭奸吏报复免官。后任职钱清盐场,因请求减轻盐税被斥为忤上,以至十年不调。后官至建德路总管府推官,继升江西儒学提举。元末避乱居富春山,后迁居钱塘(今杭州)。张士诚居浙西时屡召不赴,后徙松江,从此遨游山水,以声色自娱,东南才俊之士登门求教不绝。

杨维桢的传世墨迹约十余件,且都是五十岁后所书,故无法探求到他早年时学书的来龙去脉,但从其楷、行草诸体具备的遗作中来看,可其功力深厚,

其书由诏追溯汉魏两晋,融合了汉隶、章草的古拙笔意,又汲取了二王行草的风韵和欧字劲峭的方笔,再结合自己强烈的艺术个性,

最后形成了他奇崛峭拔,狷狂不羁的独特风格,与赵孟頫平和、资媚、秀美、曲雅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比,因其书不合常规,超逸放轶,

刘璋在《书画史》中评曰:“廉夫行草书虽未合格,然自清劲可喜。”

吴宽《匏翁家藏书》则称其书如“大将班师,三军奏凯,破斧缺笺,倒载而归。”他晚年的行草书,恣肆古奥,狂放雄强,显示出奇诡的想像力和磅礴的气概。  

书法以行草最工,笔势岩开,有“大将班师,三军奏凯,破斧缺牖,例载而归”之势,

传世作品有楷书《周上卿墓志铭》,行书《张氏通波阡表》《真镜庵募缘疏卷》《鬻字窝铭》《城南唱和诗卷》《元夕与妇饮诗》、草书《梦游海棠城诗卷》《竹西草堂记卷》《致理斋尺牍》《晚节堂诗》《沈生乐府序》等,其余墨迹则多见于书札及书画题跋之中。

杨维桢,字廉夫,号铁崖、铁笛、铁心、铁冠、铁龙,上了年纪之后就干脆自号老铁。他既是文学家、书画家、诗人,也是一个戏曲家。

他的书法以行草最工,然而他的字往往大小不一,墨浓淡枯湿间杂,不求平整而求奇侧险峻,人称“丑书”。好的书法不外乎技法纯熟,格调高雅,气韵生动,特色鲜明。书法如人。年轻时识人,多重外表,中年以后识人,更重内心。秀外慧中固然人见人爱,而外丑内美的的高人却非常人能识。

他在诗、文、戏曲方面多有建树。他的古乐府诗,既婉丽动人,又雄迈自然,史称“铁崖体”,极为历代文人所推崇。有称其为“一代诗宗”“文章巨公”。

有人这样评价道:

读懂杨维桢,也是人到中年。

好的书法不外乎技法纯熟,格调高雅,气韵生动,特色鲜明。

书法如人。年轻时识人,多重外表,中年以后识人,更重内心。

秀外慧中固然人见人爱,而外丑内美的高人却非

常人能识。

杨维桢是元末明初书画家,同时还是诗人、文学家和戏曲家。书法墨迹多见于书画题跋之中,也有一些书札。杨维桢善行草书,将章草、隶书、行书的笔意熔于一炉,粗看东倒西歪、杂乱无章,与赵孟頫等优美的书风相比,风格完全不同,所以有“丑书”鼻祖之称。

杨维桢的“丑书”特殊面貌,主要是源于他独特的思想个性,他的思想比较复杂,但最引人注目的,是反叛传统的"异端"倾向。杨维桢性格狷直,行为放达,导致仕途挫折,但不以此为意。其思想的核心价值范畴就是肯定人性的"自然"。强调"自然",却全然没有避世和委曲求全的意识,表现出对自由的生活意欲的尊重。他的这种个性就与时代格格不入,这个时代的书法审美还是笼罩在赵孟頫妍媚书风之中,杨维桢的格格不入,体现在书法风格上也就是“异端”的“丑书”了。理解他的人生经历以及思想取向,对于他的书法“丑书”取向也就不难理解了!

从艺术价值来看待杨维桢的“丑书”,实则是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的。他的书法绝对不是胡写、乱来的,用笔上将章草、隶书、行书的笔意熔于一炉,笔法清劲遒爽,体势矫捷横发,骨力雄健、汪洋恣肆,自成一种特殊面貌,极富个性,有"大将班师,三军奏凯,破斧缺斤,例载而归"之势。如果说把赵孟頫比作优美的代表,那他则是壮美的典范,书法的抒情性在他这里得到充分的张扬,这反而是书法表达情性的本质所在,甚至于说,杨维桢的“丑书”艺术价值比赵孟頫高!

说实话。本人水平也不高。但是喜欢看古帖。看的多了对丑书有天然的排斥。可能我欣赏能力有限。看杨的字没有排斥感。所以个人以为这不是丑书。